警語
你必須達到所在地限制之法定飲酒年齡方可進入本站,請絕對不要酒後開車,傷害自己也傷害別人。

 

 

其實老早就該認真介紹一下Glengoyen,與這間酒廠結緣於當初Stephen辦的本島21年品飲會,社團的元老們應該都知道社團的起原來自於Stephen以一人之力舉辦的眾多品酒會,而後才逐漸累積一些談得來的朋友,才在Kingfisher的倡導下有正式組織的出現!也是那次品酒會中,我們首次嘗試讓不同的人介紹不同的酒廠,我剛好分配到Glengoyne,所以才有早期那篇的「擅長行銷的Glengoyne」文章出現!

 

 

之後頗有趣的是佳釀坊的Brian帶領的品酒會也以這間酒廠做垂直品飲,除了進口商的支持,剛好還有酒界美女陳匡民小姐前來採訪,在幽靜的The One舉辦的品酒會讓大家對這間酒廠留下深刻的印象!

 

 

之後沉寂了許久,似乎沒有太多機會聽到社員們討論這間酒廠!有點意外的,在一切安排妥當即將出發前往蘇格蘭參加Keeper的宣誓典禮之前,剛好接到玉山金醇葉先生來電,只是單純的寒喧,約定回國後再連絡碰面,不過卻在葉先生熱心安排之下得以前往Glengoyne參訪,讓我對這間酒廠有了完全不同的認識!

 

 

其實我這次的參訪真的是完全擠出來的,我到蘇格蘭的時間是禮拜天,約略休息了一下,禮拜一早上進去試蘇格蘭裙,晚上直接參加典禮,回到旅館已經是凌晨兩點,然後週二早上跑了書店買些童書,剛好趕12check out上了酒廠派來的專車! 真的必須感謝葉先生的熱心安排才有可能有這次的參訪!

 

 

我的司機Mike是相當有經驗的導遊!在進入Glengoyen的母公司Ian Macleod之前是替Diageo服務,他的過去與現在的工作都是負責接送VIP往返酒廠,他很能介紹各個有趣的景點,當我們沿路開往酒廠的路上還真是上了一堂歷史課程!Glengoyne其實較靠Glasgow,從愛丁堡過去反而需要大約一個半小時的路程,當我們到達酒廠的時候已經接近兩點,眼前出現的不只是號稱蘇格蘭最美麗的酒廠,還有一群騎著馬的女孩們!

 

這些女孩是原本居住於Skye的一個家族,她們決定搬到Campbeltown, 然而由於捨不得農場的一些農用馬,一些朋友與這個家族決定由Skye騎馬到Campbeltown,以沿路募款的方式讓大家了解其實這些農用馬也很適合作為休閒用馬(horse riding),他們花了兩個禮拜到達這裡,預計還有兩個禮拜的路程到達她們的新家。我們在那裡跟這些馬兒們玩了一下,實在乖到不行,真的讓我們非常訝異!

 

目送馬兒們離開,負責我們解說的資深酒廠導遊Anne帶領我們走到遊客中心旁的VIP品飲室,這裡原本是酒廠經理宿舍,然而現任酒廠經理考量小朋友的就學問題並沒有住在酒廠內,所以就將這裡改裝成一個起居室型態的多功能空間,並且還設了間調和威士忌實驗室,我們非常的幸運,這裡才剛開放一個月而已,Anne擔心我們沒有吃東西會餓,很細心的幫我們準備了一些三明治,我們邊吃邊聊酒廠的歷史,間或談了一下去年GlengoyneMalt Maniac Award的優異表現,據說三個蒸餾工人在去年選出的Stillman’s Choice得獎後高興的不得了,只要一喝酒就開始吹噓,在其他人的抗議下今年才推出了Mashman’s Choice,不過我猜這又是一個有趣的行銷故事而已。

 

簡單吃了點,我們的酒廠之旅從位於蒸餾廠後的小瀑布開始,Glengoyne號稱最漂亮的酒廠有很大的原因來自於後面這片幽靜的區域,短短幾步路卻有讓你進入山林原野的感覺,據說原本酒廠使用這個水源,然而現在是從更上游的地方接管,水質不完全相同。

 

 

由於已經看過很多酒廠了,在我的要求下並沒有花費太多的時間在蒸餾原理的講解上,必較有趣的在於蒸餾器的解說,她特別提及Glengoyne的蒸餾器屬於大而粗礦的那型, 能夠蒸餾出細緻的酒的關鍵在於每次注入蒸餾的酒並沒有裝的很滿,所以得以讓蒸氣與銅壁的接觸較多,不過我後來查了一下Misako Udo寫的The Scottish Whisky Distilleries中紀錄的資料:

Wash Still Size: 16,520 Liter

Wash Still Charge: 14,000 Liter

Spirit Still Size: 5, 000 Liter (兩座)

Spirit Stills Charge: 3,495 Liter

看起來的第一次蒸餾注入的酒液容量頗高, 只有第二次蒸餾相對低,這點倒是頗有道理的,畢竟第二次蒸餾才是重點所在,所以降到放七成容量也算有道理,不過更重要的一個重點應該還是將第一次蒸餾後收集的低度酒(low wine)分到兩座烈酒蒸餾器蒸餾, 蒸餾器小,接觸面積就相對大,而且進一步的僅只注入70%容量的酒, 這才是讓Glengoyne的酒質細緻的原因。Anne也有提及很多人看到三座蒸餾器會誤以為這是三次蒸餾法, 其實不然!

 

 

當然,在細緻中呈現複雜度與酒體重量的表現,個人還是覺得應該歸功於使用一定比例黃金大麥(Golden Promise, GlengoyneMacallan是目前僅存的兩間使用這種七零年代明星品種的酒廠, 不過當然比例不可能很高,大約百分之十而已。

 

 

雖然早以知道這裡剛好就位於高低地的交界線旁,但是真的從位於高地的蒸餾廠這邊走過僅只五六步路的這條「細如線」般的馬路到位於對面低地的酒窖時,還是忍不柱要感嘆一下高低地的分界是否真的有意義?!這裡的酒窖多數是傳統三層疊架的方式(dunnage), 隨便看了一下,參觀的這間酒窖的確原裝雪莉桶的比例頗高, 自從Ian Macleod買下這裏之後也逐漸的將一些他廠的酒(用來做調和或是以獨立裝瓶)運來此處陳年, 不過參觀的這個酒廠裡面並沒有這些酒. 現在Glengoyne的裝瓶也都統一在Ian Macleod進行, 剛好就在愛丁堡近郊!

 

還剩下了一點時間, 我們回到調和實驗室, 開始我的Kingfisher私人調酒,這裡準備了兩種穀物威士忌與四種不同產區的麥芽威士忌, 我在仔細聞香後開始我的私人配方, 我用了50%的穀物(兩種各半), 20%Glengoyne, 20%低地, 6%島嶼(應該是Talisker)4%的艾雷(應該是Laphroaig), 結果居然調出一支泥煤味相當明顯的調和威士忌, 再次證實調酒師所說的艾雷威士忌只能加一點點的名言絕對是不該質疑的! 很有趣的實驗.

 

 

當然調配結束後我還是應該要品嘗一下Glengoyen的酒, 為我準備的當然是最新的Mashman’s choice:

Glengoyne 15yo 1991/2006 Jim’s Choice (57%, OB, Cask#1083, 693bts., American Oak Sherry Butt)

Color: 金色.

Nose: 蘋果, 肉桂, 加水後出現較多麥芽香

Palate: 中等酒體, 感覺年輕,中等尾韻,水,結尾干澀,桶味重.

Conclusion: 88, 可以感覺的出是雪莉桶, 但是比較傾向於過去以為是refill sherry hogshead的那種, 非常有趣的一支酒!

 

 

Glengoyne 17yo 19891/2006 Charlie’s Choice (56%, OB, Cask#1231, 279bts., 1st fill Oloroso Sherry Hogshead)

Color: 棕色.

Nose: 重雪莉, 但是卻出現些微的碘味, 很奇怪

Palate: 堅果, , 輕酒體, 中等尾韻, 有點硫的感覺

Conclusion84, 干澀而輕,與喜歡的雪莉風味不同.

 

 

Glengoyne 19yo 1986/2005 Ewan’s Choice (51.5%, OB, Cask#441, 600bts., Sherry Puncheon)

Color: 很深的棕黑色.

Nose: , , 相當多的黑巧克力,

Palate: 中等酒體, 相當長的尾韻,強悍, 很棒的尾韻.

Conclusion: 90, 正是我喜歡的Glengoyne!

 

 

時間至此已經有點趕了, 我的司機Mike必須在五點前將我送回愛丁堡機場趕上六點半的飛機, 當我從品飲室出來, 看到老婆剛好從酒廠商店拿了大包小包的戰利品出現, 其中除了幾捲相當優美的蘇格蘭音樂之外, 還有酒廠送的兩項禮物: 老婆拿的是灑上石南花瓣的蠟燭, 我的則很剛好的就是讓我與酒廠結緣的Glengoyne 21yo, 更奇妙的是回到台灣才發現酒標上已經很貼心的打上我的名字:沒錯,這就是Glengoyne酒廠提供的私人酒標服務!

 

 

這次的參訪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點在於接觸的每個員工都有著相當高度的自信與自尊, 他們深以酒廠為榮, 也為能夠隸屬蘇格蘭的公司, 而非跨國集團感到慶幸, 我不禁懷疑: 也許Ian Macleod推出的Stillman’s Choice or Mashman’s Choice重點不是在於行銷, 而是在於建立員工的向心力, 這或許是我這次參訪的最大收穫吧!


創作者介紹

Single Malt Lover!

kingfisher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Brian
  • K大<br />
    您的Private Vat<br />
    是否帶回台灣 ?<br />
    <br />
    看了一下Misako Udo的書<br />
    發現許多酒廠Wash Still與Spirit Still<br />
    蒸餾比例不盡相同<br />
    這點實在很有意思<br />
    除了之前曾討論過Wash Still Lyne Arm<br />
    與蒸餾器的形式<br />
    會影響到酒的細緻與粗曠程度<br />
    常令人忽略的一、二次蒸餾比例<br />
    竟也佔了重要的因素<br />
    <br />
    如要將這些因素集合起來<br />
    分門別類的辦場品酒會<br />
    不知道是多麼不容易<br />
    且不知會有什麼樣的結果<br />
    <br />
    只能說Single Malt的學問<br />
    還真是博大精深啊<br />
    <br />
    <br />
    <br />
    <br />
  • Kingfisher
  • 有的有的, 這支Kingfisher Vat 2 被Jason老大評為廉價酒的味道, 這點我倒是不否認啦! 免錢的當<br />
    然廉價, 哈哈! 下次來喝喝看.<br />
    <br />
    你今天沒去真的很可惜, 蠻精采的!
  • Brian
  • 我家老大今天生日<br />
    不敢冒著被老婆小孩怨恨的風險<br />
    只得乖乖的與家人<br />
    共渡這美好的一天
  • islay
  • B大別擔心,我今天把臉皮在家裡沒帶出門,幫您從空位沒人動的酒杯裡蒐集了些給您試試,量不多,一<br />
    杯大概都是10ml左右。今天很精彩,尤其是那幾支要讓我們辨識不同桶子風格的桶裝濃度的樣品是今天我<br />
    最滿意的!此後大概很難再嚐到山崎的原酒,此約不可不試,明天找個空檔拿給您吧
  • rtnlinda
  • 講一下點燃石南花蠟燭配我從澳門買回來的葡萄牙Port波特酒<br />
    的故事給大家聽. 絕對有趣.... ^^<br />
    <br />
    Linda(Kingfisher的姊姊)<br />
    <br />
  • Kingfisher
  • 有點難解釋, 基本上乾燥的石南花瓣很易燃,所以當我們喝的波特酒時,剛點燃的燭心燒著了花瓣, 熊<br />
    熊<br />
    大火把蠟燭的玻璃罐蓋子燒裂了!
  • rtnlinda
  • 阿你講的一點也不好笑.... ^^:<br />
    <br />
    那晚的情況是這樣的...<br />
    <br />
    啜著甜而不膩的30年波特,想像一下原本應該是柔美的燭光,舒<br />
    香的石南..<br />
    <br />
    哪知道,一把火點燃.....還真的變成了"一把火".火苗迅速的<br />
    順著燭心延燒到舖在蠟燭上那層厚厚的乾燥石南.不算在旁玩耍<br />
    的兩小,抓著酒杯三雙眼(Kingfisher夫婦,我)看傻了眼,這..<br />
    這...這..,眼看著一把火變成熊熊大火,遲疑地,我跟唯一在場<br />
    的成人男士說.."ㄟ....do something" <br />
    <br />
    Kingfisher回過神來,手才剛要伸出去,啪!~~的一聲,整個罐<br />
    子就不堪熱度,原本以鐵絲固定在罐子上的蓋子整圈就裂開,掉<br />
    到檯子上.再度傻眼停格的三人,突然開始大笑...<br />
    <br />
    這就是蘇格蘭的番外篇-燃燒吧~~石南花篇.<br />
    <br />
    老弟,不好意思喔!跑到這麼專業的部落格來搞笑!!<br />
    哈哈~~<br />
    <br />
    Linda<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