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ating Feis Ile 2005 – Port Ellen

Port Ellen 是八零年代全球經濟蕭條下的犧牲品!

嚴格說起來, 參與 Feis Ile 的是 Port Ellen Malting, 不是 Port Ellen 這間酒廠, Port Ellen 早已在1983年關廠, 酒廠也已在2003年完全剷平, 目前大家去參觀的是Port Ellen Malting 這間專業發麥芽工廠!

Port Ellen Malting 是艾雷島上唯一的一間發麥芽工廠, 雖然隸屬於Diageo旗下, 但是也肩負著提供麥芽給島上七間酒廠的任務! 島上酒廠曾經簽署了共同的協議, 其中明訂為了保留在艾雷生產麥芽的傳統, 島上的酒廠有義務要從Port Ellen Malting 採購一定數量的麥芽!

進入Port Ellen Malting 參觀也是很多愛好者在Feis Ile 會排定的行程, 畢竟地板發麥芽所佔的比例很少, 大多數的原料還是來自於如同Port Ellen Malting 一般的現代化麥芽廠. 不過, 更多的人會利用這個機會來到Port Ellen 酒廠的遺址憑弔, 對於Single Malt 的愛好者來說, 八零年代確實是Single Malt 的黑暗期!

八零年代初期經濟蕭條的情況讓大多數的威士忌酒廠陷入困境, 他們坐擁著過多的庫存而幾乎無法銷售, 就算是如同Macallan或是Springbank這樣受歡迎的酒廠也不得不減產或暫時停工, 而在那段期間永久關廠的酒廠就多達16間, 還不包括關廠後一段時間重開及暫時休停的那些酒廠. (註一) 當時為了因應不景氣, Diageo 已經關閉了蘇格蘭本島上的十二間酒廠, 集團也決定必須關閉艾雷島上三間中的一間! 這是在 “Peat Smoke and Spirit” 書中對當時酒廠經理Grant Carmichael的訪談. (註二)

Grant Carmichael 當時擔任Diageo在Islay 島上三間酒廠的經理(Lagavulin, Caol Ila, Port Ellen), 他回憶當時的決定是這樣的: Port Ellen的歷史雖然可以回溯到1825, 但是卻在1930關廠, 然後在1967才重新建廠! 所以在決策的1983年的時候, 酒廠裡面最老的酒才16年而已! 而以今日重新審視Port Ellen, 這間酒廠的酒似乎是屬於晚熟型的, 不同於其他的單一麥芽, 這間酒廠的酒似乎要到20年以後才開始綻放出自己的特色來! 在決策的當時, Port Ellen 的酒整體來說確實沒有另外兩間酒廠來得好!

Diageo 後來也發現了Port Ellen 的優點, 破例的推出了多款限量版的Port Ellen 裝瓶, 但是令人心碎的, 他們還是在2003年做出了將酒廠剷平的決定! Diageo的說法是太多Single Malt 愛好者前來酒廠舊址憑弔, 他們擔心遊客的安全, 不得不將建築物剷平! 當然, 這樣的說法背後也隱含了集團沒有意思重新開廠的決定! 事實上站在Diageo的角度來說, 集團重要的是調和威士忌的銷售, Port Ellen 就算復工也不過是幾十種基酒裡面的一種, 對於集團來說沒有多大的效益, 何況這間酒廠的酒並不適合年輕的時候裝瓶, 意義就更小了, 何必為了少數Single Malt 的愛好者而花大錢投資呢? 更何況Port Ellen 雖然被剷平了, 當初過量生產的酒仍有不少在集團自己及各裝瓶廠的倉庫裡面陳年, 也因此在市場上仍然源源不斷的出現!

酒廠當時的產量頗大, 約有1.7m liter/year. 而且有大約20%是以原裝雪莉桶裝瓶, 其他多半是重組的重複使用美國橡木桶, 當時的產量大到甚至常發生木桶不夠用的情況, 也因此在七零年代末期常以蒸餾濃度裝瓶(68~69%), 而不是稀釋到一般集團標準的63.5%. 這也是為什麼現在看到的很多桶裝濃度裝瓶的二十幾年Port Ellen都達到罕見的60%程度的原因.

然而, 隨著這些裝瓶逐漸出現在市場上, single malt 的愛好者也就越來越懷念這間酒廠, 我們不得不感嘆命運大不同, 同樣在1983年關廠的Ardbeg 幸運的在1997年易手而重生! 或許, 如果不是隸屬於Diageo旗下, Port Ellen 會有不一樣的命運, 從經驗得知: Diagoe 向來是不願意創造競爭對手的! 所以: 對於堅信每間酒廠都有自己的靈魂的我來說, Port Ellen 留下的也只是遺憾而已!

今晚的試飲:

Port Ellen 23yo 1979/2003 (46%, Wilson & Morgan Butt#6769)
棕色, 非常巧克力的一支酒. 背景隱含的是一些泥煤, 雪莉香! 雖然稀釋到46%裝瓶但是不論是聞香及品飲都是無可救藥的莽撞, 感覺甚至像只有12年左右的酒, 可能再多陳年一段時間會更好, 尾段堅果味重. 87分.

Port Ellen 21yo 1982/2004 (50%, OMC, Cask#DL414, 420b. Full Sherry)
深棕色, 初聞香就感覺非常的深沉而有變化, 熱帶果香, 煙燻, 雪莉甜, 一絲絲背景的石楠花香, 泥煤味還是很重, 深層的薄荷味! 入口溫暖, 平順, 卻有力道. 口中的變化稍嫌單調, 中等尾韻! 90分. 這兩支重雪莉的酒都是去年評Malt Maniacs 2004 award 中少數被拿掉分數不記的四支裡面的兩支., 我當初分別給了82跟81分, 回頭看看當時的紀錄, 可能是狀況不好加上經驗不足, 我並沒有感覺到隱藏在重雪莉後面的重泥煤. 確實是虧待了這兩支酒, 不過話說回來, 我還是更偏好波本桶及淡雪莉一些!

Port Ellen 22yo 1978 (60.5%, Rare Malts)
金黃色, 泥煤, 柑橘, 很多的麥芽甜味, 石楠花香適時呈現, 溫暖, 尾韻長! 入口充滿著麥芽的香甜及果實的芬芳! 是一支很令人享受的酒! 充分的詮釋出Port Ellen 那在平順中卻又充滿殺傷力的特色! 有點棉裏藏針的味道! 93分! 不要懷疑, 這是我今年以來喝到最滿意的一支酒!

後記: 有Port Ellen 22yo 1978 Rare Malts 這支當作Feis Ile 2005的結尾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 這支酒我也是第一次嘗試, 還得感謝Brian兄割愛我才有機會品嘗! 當初發下這個宏願其實只是羨慕其他能夠去Islay的Maniacs. 當時想著, 這樣我也像是在Islay一般吧! 真的開始了才發現沒有想像中簡單, 單純的品飲還好, 但是加上寫文章就很累人了, 所以每天晚上下班後的時間就在看書, 品飲, 落實文字中度過! 不過雖然累了點, 我還真的覺得自己過了一個很不一樣的Feis Ila! 你呢?

註一: Malt Advocate 的 John Hansell 曾寫過一篇文章介紹這段歷史, 有興趣的人可以參照常瑞電子報第51期的翻譯
http://www.cognac-house.com.tw/stock/all_frame.php3?page=../epaper/epaper.php3

註二: Peat Smoke and Spirit, by Andrew Jefford, ISDN 0747227357

創作者介紹

Single Malt Lover!

kingfisher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