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ISC活動之故, 雖然當天酒廠持續運轉, 但是並沒有開放參觀, ! 中村幫我安排了隔天十點的酒廠導覽, 我起了個大早, 直接check out將行李存在車站的投幣櫃中(400yen), 再度前往山崎!




 
時間估計的還不錯, 下了車站慢慢的拍照拍過去, 暖冬的關係居然還看得到楓紅,我也趁機感受一下小鎮的悠閒! 在大門口報了我名字, 由於前一天有打過招呼, s雖然語言不通還是知道該填些什麼資料! 酒友如果自己前往可能稍為會有點困擾, 因為導覽必須在此登錄, 英文溝通上可能會有問題, 不過比手畫腳一下應該也可以啦! 反正這裡的酒廠導覽一定要預約, 有興趣前往的人要注意一下, 英文導遊應該只有兩位, 沒有安排好貿然前往可能會有點失望.  旁邊的警衛帶我進入他們那著名的山崎威士忌館中, 穿過陳列著公司歷史文物的博物館, 到達二樓的等候室! 這裡有撥放影片讓等候的遊客觀看, 我把我的品飲筆記拿出來蓋到此一遊的山崎圖印, 正蓋著不甚滿意時, 旁邊走過來一位嬌小美女, 正是我今日的導遊拓植! 





 
我們走出威士忌館, 外面矗立著第一代老闆鳥井信次郎與第二代老闆佐治敬三的銅像, 在那旁邊的就是山崎的第一座蒸餾器, 佈滿銅繡的表面似乎訴說著它那悠久的歷史, 雖然建造於接近一世紀之前, 但是除了主體稍有連接上的斧鑿痕跡外, 與現今通用的蒸餾器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不知道當初協助三得利建立酒廠的竹鶴政孝是如何在日本鑄造出這個接近完美的蒸餾器? 當然, 不意外的, 竹鶴政孝在三得利的歷史完全被抹去, 這位前後建立山崎與余市的傳奇人物才真正可說是日本的威士忌之父呢! 在這裡鬧了一個笑話, 我問拓植說: 為什麼鳥井信次郎不把酒廠傳給他兒子, 拓值說: 他們是父子啊! 我一時沒有意會過來, 畢竟兩人的姓不一樣, 原來這是因為佐治敬三從母姓的緣故!



 
與小美女散步進入酒廠, 這裡的動線建立的不錯, 凌空架起的寬闊通道可以看到所有的設施, 但是卻完全不干擾現場的作業! 第一站的左邊看的是糖化槽(mashtun) 右邊則可看到發酵桶(washback)! 拓植的英文相當好, 講話輕聲細語的, 臉上隨時帶著笑容, 不過大概是知道我還蠻懂威士忌的, 並沒有太著墨在基本知識的介紹, 反而多半是在回答我的問題! 她說她帶過好幾次天喜的日本團參觀, 不過應該是第一次接待像我這樣一個人的VIP參訪! 山崎這些年來致力於提高酒廠自產酒的歧異度, 兩個糖化槽不僅僅是大小的差異, 我記得看過的資料顯示其中一個使用傳統的耙式攪拌, 另一個則是現代化的萊特系統攪拌(lauter), 目前兩個糖化槽都已加蓋, 從上方看不到裡面的情景! 我有嘗試問了一下, 不過小美女顯然聽不懂我的問題, 無法確定哪一個是哪一個, 猜測較小的那個應該是傳統耙式攪拌吧! 外觀上看起來似乎糖化槽的材質是木桶製的, 有點奇怪, 一般都是鑄鐵或是不繡鋼, 不過這個階段糖化槽的材質應該是不影響糖化的程度就是了! 右側的發酵桶都是木製的, 不清楚木材種類, 蘇格蘭的酒廠如果還有使用木製發酵桶的多強調是百年的Oregon Pine, 這裡使用什麼木頭倒是沒問出來, 印象中山崎也有不繡鋼發酵桶, 問了一下確定還有一些發酵桶在另一個房間內!



 
稍向前行就到了蒸餾間, 如同我們了解的, 這些年來山崎為了增加歧異度, 蒸餾器大小差異很大; 有的使用直火加熱, 有的使用間接加熱;林恩臂(lyne arm)的角度差異也很大, 有接近水平的也有大角度向下的; 冷凝器也是部份擺放在室內, 部分放到室外, 我都很想問說有沒有走火入魔到恢復使用worm tub, 不過當然這個詞彙太深的, 沒有去難為拓植! 喜歡研究蒸餾器的人應該在這裡可以找到不少樂趣!(而且在威士忌館的威士忌圖書館酒吧中可以嘗試到不同蒸餾器產出的酒, 超有趣! 在最後一篇中會稍稍介紹) 另外提示一下, 雖然由導覽路徑這裡看不到直火加熱的情景, 但是一個簡單區分直火加熱與間接加熱蒸餾器的方式可以藉由是否有從蒸餾器旁邊一根橫列出來連接馬達的金屬柱裝置, 因為直火加熱容易黏壁, 蒸餾器內部通常會有鐵鍊不斷的刮除黏壁的東西, 這個馬達即是提供其動力的來源! 不過當然小美女也是不懂這個東西啦! 只是她很清楚哪些是直火加熱的蒸餾器, 我自己在對照一下過去的經驗確認就是了!





 
離開蒸餾室往前到裝桶室的空中走道正是使用廢棄木桶橡木作出的藝術走道, 相當漂亮也頗有名氣! 裝桶的部分沒有太多東西可以看, 大致上就是一個用來裝填, 一個用來吸出, 這裡雖然已經沒有像蘇格蘭傳統直接倒出溝中的方式, 但是標示上還是寫filling and dumping, 這也是有點有趣的地方.



 
離開裝填室, 當然就該進到酒窖了! 有參觀酒廠經驗的人都知道, 參觀酒廠真可說是一趟感官之旅, 不只是眼中看的, 耳朵聽的, 嘴中喝的, 還有鼻子聞到的! 酒廠的氣味就是有那種振奮人心的效果, 不自覺的讓你保持在高度的興奮狀態中! Kingfisher尤其喜歡酒窖的感覺, 漫步其中的時候會有一種時光凍結的孤獨感! 山崎開放的這個酒窖中擺放了兩桶將隔板改為玻璃的酒桶, 參訪者可以透過玻璃比較不同陳年時間酒色的變化與酒液的下降(記得相同的做法也有在sherry酒廠出現) 酒窖裡面擺放得相當整齊,似乎反映出日本人一絲不茍的精神! 這裡陳年的酒似乎以雪莉桶為主, 還可以由桶面的方格記號分辨出一些日本橡木桶, 有一個區域還放了穀物威士忌(以黑色為底, 有別於麥芽威士忌用的白色底漆) 這裡當然也放了不同大小橡木桶的實物讓大家比較! 再往後面一點就是三得利著名的Owner’s Cask儲藏室, Owner’s Cask是三得利精選旗下山崎與白州陳年最佳的一些酒桶, 以整桶販售的方式讓喜歡的人購買裝瓶! 當然價格並不算便宜, 據我所知在日本還頗受歡迎, 目前不接受海外訂單, 但是我倒是覺得台灣應該蠻多人有興趣的, 也許三得利台灣分公司會願意替台灣的富豪們組織一個採買團, 安排專案進口!





 
正常來說, 在日本想要買一桶Owner’s Cask 的流程是這樣的:
1.)    先電話給Suntory東京分公司負責這項業務的人預約品飲!
2.)    品飲可以在東京分公司, 山崎, 或是白州蒸餾廠的貴賓品飲室中進行, 預約品飲的人必須繳交十萬日幣, 可以品飲三到四桶酒, 當然必須事前稍作溝通, 讓業務人員了解你希望購買的類型與酒廠. (Kingfisher在東京酒展就喝了兩桶免費的, 原來值五萬日幣!)
3.)    如果有喜歡的桶子想要購買, 那就安排時間到酒廠簽約並且簽桶!
4.)    購買後必須在一年內裝瓶, 瓶標使用的是特別的Owner’s Cask標籤, 上面並且會印上酒主的簽名, 酒主也可自費選用木盒! (好像是使用廢棄橡木桶製成的木盒)
詳情可以看看這裡的介紹:
 
離開酒窖前看的是一個小型的多功能場地, 據說偶而會在這裡舉辦音樂會或是研討會, 拓植說前一個禮拜才有一個有名的歌手來這裡辦演唱會, 不過我搞不清楚是誰就是了! 走出酒窖之外, 可以看到山崎所使用的水源, 這裡是一個相當典型的日本庭園造景, 四季變換有不同的景色! 背後山坡上正是他們認為造成水源純淨原因的竹林! 酒廠之旅的最後當然是品飲, 旅者可以選擇任何希望飲用的方式, 山崎12年以及響17年都在選擇的範圍內, 我在享受純飲的山崎12年與小美女特調的響17年on the rock之後, 回到威士忌館的威士忌博物館酒吧旁與拓植道別, 結束正式的參訪!






創作者介紹

Single Malt Lover!

kingfisher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