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語
你必須達到所在地限制之法定飲酒年齡方可進入本站,請絕對不要酒後開車,傷害自己也傷害別人。


山崎蒸餾廠為了這次的活動特別封廠一天, 由於活動下午才開始, 早上也沒什麼事情, 跑去百貨公司買了些禮物.  我跟中村在正午碰面前往酒廠.  山崎為於大阪與京都之間, 從大阪車站找開往京都方向的JR即可, 需要注意的是山崎是小站, 只有普通車與快速車有停, 特快速就沒有了.  另外通常車子上面不是標示京都, 所以需要留意一下月台的方向. 如果真的有疑問可以隨意找人問一下, 避免上錯車子.



JR雖然是火車, 但是其實運作上跟我們坐捷運差不多, 機器買票, 直接上車就好了, 車內對於站名標示也很清楚, 就算是坐普通車也大概半個小時就到達了. 山崎是個小鎮, 下月台樓梯就可以看到往酒廠的地圖,  出車站的第一眼就可以讓你感受到小鎮氣息, 人少,車少, 入目都是老人小孩! 時間還早, 就在對面的小咖啡廳吃個簡餐.



這次的活動其實是為了日本酒保協會與日本飯店酒保協會而辦, 主題是了解ISC評審制度與品飲世界頂級調酒師的夢幻美酒.  ISC(International Spirits Challenge)共有12位評審, 全數都是各酒商的主調酒師(或是退休前的主調酒師), 裡面日本人佔了兩位, 一位就是三得利的輿水精一先生, 另外一位則是Nikka的前任主調酒師佐藤茂生先生, 這些審查員除了在評審與活動碰面, 每年也會由其中一間酒廠作東, 邀請大家造訪並且討論本年缺失與來年事宜.  通常這樣的活動是不公開的, 但是由於這是第一次到日本舉辦, 所以順便做做PR, 顯然這樣的活動並不只是對Suntory有好處, 所有的評審也藉此得到曝光, 大家都非常支持.  



活動舉行的地點是他們的一個多功能的中央研討室! 日本人參加這種活動都穿的很正式, 還好我有預期到這樣的情況! 不過受限於場地大小以及參加人數過多, 還是比我預期的擠了一些!



Suntory動員的人很多, 看得出來彩排了很多次, 臨開始前還很細心的問大家是否需要先去抽根煙解解煙癮, 話一說完還真的跑出去不少人!



本次活動的串場除了不知名的司儀之外, 主要都由"地主"的山崎蒸餾廠廠長宮本博義先生擔任, 宮本先生的英文很好, 難怪這幾年在很多雜誌上都有引用他對山崎的一些看法.



活動開始先由ISC的現任主席Ian Grieve致詞, 他退休之前擔任Johnnie Walker與Bell's的主調酒師, 也是推動ISC成立的主要靈魂人物,他簡述了ISC成立的精神與歷史, ISC僅有12年的歷史, 但是算是最重要的烈酒競賽, 目前已有700支參賽, 其中以威士忌最重要! 目前威士忌項木的評審共有12位, 都是威士忌產業的總調酒師, 本次前來日本的獨缺我認識的兩位, 分別是Jim McEwan 及Richard Patterson.  他也談了一下評審的過程。



老實說ISC有點神秘, 奇怪的是居然沒有做網站, 似乎有點跟不上時代, 所以想要查一下得獎的名單以及獎項細目居然都查不到! 我過去一直以為ISC沒有Trophy, 這次才知道原來他們也有, ISC的Trophy與IWSC一樣, 都是先決出金牌後才從中選出表現特別優秀的得獎者頒給Trophy.  今年Suntory 的響30年居然第二次拿到Trophy, 真是令人訝異的成就.(所以我後來特別在酒廠的Whisky Bar點了一杯, 真是令人陶醉而印象深刻的酒)



ISC的評審作業通常是在倫敦的飯店舉行, 品飲時採用盲飲, 由評審先個別評分, 評分的時候通常是靜默無聲的(當然他也提到Wild Turkey 的 Jimmy Russell 總是會喃喃自語) 一輪下來會統計大家的評分, 看看是否有標準差太大需要討論的酒款.  ISC很令人意外的並不是採用百分制, 他並沒有提及評分細項如何分配, 總分似乎是20, 雖然其他獎項總有需要有討論的階段已決定是否讓某些酒款得獎, 但是在ISC當中, 評審最後的討論似乎影響更重, 主席會根據大家討論的內容決定是否更改.  我記得以前曾經多次聽Jim McEwan提及ISC的評審討論是非常專業而且公正的, 由於這是完全有業界調酒師組成的評審, 大家使用共同的語言, 在討論時也非常的激烈而且言之有物, 換句話說你不能單純的捍衛自己家的東西, 你必須要讓人信服就是了!  在冗長而沒有讓我很清楚的解說中, 活動進入了下一個階段.



這是有宮本廠長主持的座談會, 參加的三位評審分別是Ian Grieve, Robert Hicks 及, Barry Walsh.  日本人似乎很喜歡這類型的座談, 上次在東京Whisky Live 也有類似而相同題目的活動, 內容就是談東西方威士忌的差異. 老實說我不是很感興趣, 畢竟談的內容大概不會有什麼深度, 在別人的場子一定是讚美的字眼居多, 大致上是說他們覺得最近的日本威士忌更有特色, 日本威士忌雖然學習自蘇格蘭, 但是風格上較接近清淡的愛爾蘭威士忌, 也較能吸引年輕人, 易飲而有獨特風味!  老實說我覺得之前聽輿水先生談還有趣些.  

我拿到的資料都是日文, 但是我記得Robert Hicks應該曾是Laphroaig的酒廠經理, 資料上也有寫到他是前Allied的主調酒師, 有個印象他似乎即將到Edradour當酒廠經理,但是我不太確定! 

Barry Walsh是前任Irish Distiller的主調酒師, 目前已經退休, Irish Distiller也就是目前愛爾蘭最大的威士忌酒商, 銷售Jameson, Midleton等酒款. 在昏昏欲睡的氣氛中, 終於到了休息時間, 準備進入今天的重頭戲--享用世界一流調酒師的夢幻美酒。


kingfisher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David
  • 辛苦辛苦!<br />
    加油!!
  • 就是愛喝
  • K老大 加油啊 我在等待你的 第七篇 喝到不想回家
  • kingfisher
  • 感謝支持,敬請期待!